·市公安局
·市信息产业局
·市政府新闻办公室
·市国家安全局
·市保密局
曝光台
 
钱宝网坠落:百分之六七十收益背后的庞氏骗局
2018-1-8

“我账户里还有2300多万‘钱宝币’,都提不出来了,现在除了后悔也没有别的办法。”2017年的最后一个晚上,钱宝网投资者刘女士这样向新京报记者诉苦,投资者在钱宝网上的收益是以“钱宝币”形式体现的,100钱宝币等于1元钱。

自称2亿会员,交易金额超500亿元的钱宝网,这次老套路玩不下去了。

2017年12月29日,南京警方称,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因涉嫌非法集资犯罪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警方吁请各地钱宝网用户到本人户籍地或实际居住地公安机关经侦部门或派出所报案,配合调查取证。

如今,钱宝网上海总部已人去楼空,创始人张小雷也于2017年12月26日投案自首,但仍有不少投资者还在观望事态的进展,不愿意相信自己被卷进了“骗局”。

互联网普惠金融研究院顾问羿飞认为,钱宝网是典型的庞氏骗局,只不过在常规庞氏资金吸纳的基础上,钱宝网增加了任务收益和钱宝币这两个要素,延长了庞氏骗局的周期。

“看广告赚外快”,赚的谁的钱?

钱宝网宣传,用户交保证金,看广告,就能得到商家广告佣金。但有商家表示,做推广不需要支付“宝粉”点击费用,这笔钱是钱宝网出。

南京警方披露,据张小雷本人供述和警方初步调查,张小雷等犯罪嫌疑人以钱宝网为平台,收取用户保证金,采用吸收新用户资金、用于兑付老用户本金及收益等方式,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吸收巨额资金,涉嫌非法集资犯罪活动。

从2012年创立到2017年创始人落网,涉嫌非法集资的钱宝网存续5年才东窗事发,得益于张小雷对主业花样繁多的包装方式。

2012年,钱宝网宣称其收取商家广告佣金,以“看广告、赚外快”的形式吸引用户注册,点击广告,从而起到宣传商家及推广产品的效果。最终实现广告商家、钱宝网、注册会员的“三赢”局面。

“宝粉可以去任务大厅领取任务,任务类型有填问卷、分享等,但大部分是看广告。”2017年12月31日,投资钱宝4年的南京“宝粉”刘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

刘女士介绍称,看广告做任务的前提是必须缴纳一定数量的保证金,根据保证金金额的不同,任务的奖励也不同。以“钱宝酬谢任务”为例,领取该任务需缴纳500元保证金,任务内容为看一条5分钟的广告,任务天数5天,收益2.25元。刘女士称,只要在5天内看完5遍广告,就算任务完成。

钱宝网此前宣传,这属于“点击广告,收取商家广告佣金”的模式。2015年,钱宝网发布了3.0版APP,植入了社交和购物功能,宣传口号也变成“一家专门做微商的平台”。钱宝网称,微商可以在平台发布“推广任务”,让“宝粉”点击广告来为自家产品做推广。

目前市面上确实有“购买点击量”的灰色产业,但这类业务并没有交保证金以及天数要求,价格行情为300元购买4000万点击量。照此计算5次点击量的价格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钱宝网却给出了2.25元的“天价”。

那么,5次点击2.25元的收益,赚的真是商家的钱吗?

据曾在钱宝网做过推广的微商表示,“钱宝网承诺开店只需要缴纳2万元的抵押金,如果未来店不做了,这2万元可以退回。做推广不需要支付‘宝粉’点击的费用,这笔钱是钱宝网出的。”

在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看来,钱宝网所谓的“做任务、赚佣金”更像个幌子。用户通过做任务赚钱,但实际上赚钱多少并非多劳多得,而是与投入的总资产成正比,总资产越高,做同样的任务,赚的钱也就越高。一旦收益与总资产成正比,就带有“赚取资本收益”的意味了。

如果按照500元5天收益2.25元计算,“钱宝酬谢任务”的年化收益率达到32.85%。刘女士介绍,该任务的领取次数为“1到1000”,如果用户肯多交保证金,最多可以让收益从2.25元涨至2250元,当然相应的保证金也必须缴纳到50万元。

花式吸储,有的收益率百分之六七十

钱宝网除任务收益外,还有签到收益、抢红包收益等。有宝粉说:“会玩的人年化收益到百分之六七十都有。”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钱宝网的收益组成很复杂,除任务收益外,还有签到收益、抢红包收益和推广收益等。

其中,签到收益模式最为简单。据了解,宝粉每天在钱宝网签到可以获得总资产0.05%的签到收益,按此计算,仅在钱宝网签到的年化收益率就高达18.25%。签到的同时,宝粉还可以接一个任务。

稍微复杂一点的是抢红包收益,0.5元可以兑换一个红包,同时通过签到、加好友、发评论等操作,宝粉也可以获得钱宝网发的红包,根据红包玩法的不同,拆红包得到的金额也不同,通过“组团抢”等特殊玩法,平均一个红包可以拆出0.65元,这也催生了许多的“羊毛党”。

同时,宝粉每将钱宝网推广给一人,就可以发展一名“下线”,每当下线签到时,“介绍人”也可以再加两个红包,并可以赚取5元奖金。

通过多种收益方式,宝粉将资金存到钱宝网平台上所获得的收益是惊人的。“在南京的圈子里,有人靠这个一年赚了一套房,会玩的人年化收益到百分之六七十都有。”宝粉交流群里,有人这样说道。

但这些收益是以“钱宝币”的形式体现在钱宝平台。“100钱宝币等于1块钱,我账户里还有2300多万钱宝币,其中有2000万是用20万元保证金兑换的。如今平台关闭,都提不出来了。”2017年12月31日,刘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以前提现只有工作日可以操作,两三天才能到账。工作日的上午10点到11点有快速提现时间,两个小时,最多隔天中午就能到账。

在钱宝网的多个“维权群”、“受害者群”中,新京报记者发现多数宝粉是在朋友介绍下接触钱宝网的,在尝到甜头后加大了投资,并为增加“下线”又开始拉更多的人加入钱宝网。据钱宝网股东江苏钱旺智能系统有限公司介绍,截至2016年2月底,钱宝网注册会员数超过9100万。

“一是朋友介绍,看到确实有收益心动了,二是当时的公开报道很少有负面新闻,就相信了钱宝。”有宝粉这样总结。而更多的宝粉则是抱着自己不会接最后一棒的态度投资钱宝,“其实2017年12月28日那天做完任务准备提现的,2小时都没到账,然后官网挂了,真是没想到。”

宝粉的经济损失多在十万元到数百万元不等,其中不乏有信用卡套现甚至卖房来投资钱宝的,目前,大部分人仍然在观望事态的进展。

中天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姜万东律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钱宝网事件可以说和此前的e租宝事件如出一辙,但不同的是钱宝网通过看广告等模式对非法集资行为进行了包装,再加以高收益引诱,从而调动了投资者的兴趣,令其“中招”。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根据涉案数额的不同,非法集资可能面临最高无期徒刑的处罚。目前,南京警方还在对钱宝网案进行审理,由于该案件涉及的投资者众多,预计警方进行统计调查需要一两年的时间,而对张小雷的量刑则需要依照最后统计的结果来认定。

钱宝公司迷局,关联公司至少47家

张小雷名下控股、参股了数十家公司。其中,与钱宝网相关的企业至少有47家。

张小雷的起家颇为神秘,按照钱宝公关稿件的宣传,高中毕业后张小雷已经开始创业,和两个好朋友一起开公司,上演了“中国合伙人”的故事。紧接着,张小雷又跨界在证券、签证移民、足球、投资领域大展拳脚。不到30岁的张小雷就成了千万富豪。

拐点发生在2010年,当年12月2日,张小雷与黄希妍在南京市浦口区成立了江苏钱旺智能系统有限公司,公司主营业务为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网上传播的一段视频显示,2017年5月,张小雷在与钱宝网投资人的一场饭局上称:“2010年的时候,你们把你们的血汗钱给我们的时候,我们有什么?我们什么也没有,我们现在有世界上最大的甘油生产企业,我们有大量的优质资产,这不是所谓的庞氏骗局,不是拿后边的钱补前面的钱,是后面的钱我们也不想让他们来了。”

张小雷早在2010年就已经有吸储的嫌疑了。相关报道也显示,2010年张小雷就通过宣传高收益招揽资金。

高收益吸储的方式,使得资金快速聚集,张小雷得以扩大平台。

2012年7月24日,张小雷成立南京钱宝信息传媒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张小雷及其控制的江苏钱旺智能系统有限公司分别在2014年3月、2012年7月完成认缴出资。钱宝网就此诞生。

此后,依靠钱宝网的高收益吸储能力,张小雷得以开始四处扩张。

除控制钱宝网外,张小雷名下还控股、参股了数十家公司。按照天眼查的信息,张小雷在72家企业担任法人代表,是54家公司的股东,其中,与钱宝网相关的企业至少有47家。此外,这54家企业中有16家注销或吊销。

涉足葡萄酒和单车,业务如万花筒

钱宝网披露的信息称,其设立了诸多子公司,涉及支付、艺术品、文化传播、生活缴费、大数据、用户拓展等,甚至还有甘油、葡萄酒、共享单车。

钱宝网此前披露的信息称,2015年底前,设立了包括成都商肃软件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翊珍艺术品有限公司、成都钱淼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等10大子公司。这10家公司涉及支付、艺术品、文化传播、生活缴费、大数据、用户拓展等领域。

不过,记者查询央行官网得知,钱宝网并没有央行授予的支付牌照,也就是说其并没有资格开展第三方支付业务。对于艺术品领域,上海翊珍艺术品有限公司的信息显示,该公司依托于钱宝网的入口,并没有独立网站以及联系渠道。更甚者,子公司上海地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已经被注销。

在钱宝网的宣传中,农业、实业成为他们宣传的重点,其中甘油、葡萄酒、共享单车被多次提及。

钱宝网2014年11月通过子公司南京朗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收购吉信甘油科技有限公司。宣传稿称,该公司专业从事甘油生产、销售,可年产10万吨精甘油,外加工5万吨,国内市场占有率30%,年产值5亿元,是亚洲第一、全球第二大的甘油企业。

公司资料显示,吉信甘油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现有员工40人。目前该公司未在新三板、沪深A股挂牌,无法得知其财务数据。记者尝试联系该公司,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对方回复。

除了收购甘油生产企业,2013年,钱宝宣称收购了吉林省柳河的一处葡萄酒庄园,宣传稿称:“将其打造为集葡萄种植与酿造、葡萄酒文化与旅游、智能化农业、养生度假采摘于一体的紫隆冰谷葡萄园区。”

钱宝网宣称,以现有冰酒销量及出厂价为基准计算,葡萄植株收益期内估计将产生收益3.8亿元,而通过钱宝网增强产品知晓度,提升产品价值,掌控部分流通环节收益,预期年增加收益2.3亿元,总收益估计高达6.1亿元,预期年化在40%以上。

不过,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发现,2013年,号称被收购的通化紫隆山葡萄酒厂,是因为资不抵债才盘给江苏钱旺智能系统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钱宝对外宣称收购,但工商资料显示,通化紫隆山葡萄酒厂的股权并未变更至钱宝网名下。

钱宝网同样杀入了共享单车领域,在共享单车火热的时候,钱宝公司推出了Qbike服务,自称为全国首家推出无门槛免押金的共享单车服务企业。2017年11月Qbike还发布信息称,3月份投入市场至今,服务骑行用户数千万次,并称要在全球寻找代理商,季度达标金额实现1500万元将有50万元的奖励。

但是,很多消费者并未在街头见到这款共享单车。目前Qbike官网无法打开,相关APP无法下载。

■ 人物特写

“文青”张小雷与商人张小雷

“他有文青的一面,又有商人的投机性。”一位自称在张小雷麾下待了三个月的前员工对新京报记者这样评价他的前老板。

张小雷在微博拥有161万粉丝,不少“宝粉”并不讳言,高息是他们把钱放在钱宝的最大原因。这几年,张小雷微博中不乏宣称要帮助男足获得世界杯这样的“豪言壮语”;也有不少诸如要买下多个壳公司上市、创办自己的视频节目这样的,在外人看来啼笑皆非的举措。

1998年开始创业,结识米卢积累人脉

天眼查数据显示,张小雷最早成立的一家公司可以追溯到1998年,当年11月17日,张小雷发起成立的大连东方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开业,注册资本30万元,张小雷出资18万,为公司法人、总经理。他的弟弟张小悦出资12万,持有另外40%的股份。

1999年12月21日,大连东方文化发展变更法人为张小蕾,张小蕾的身份尚未可知。不过此后该公司再无信息,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状态为吊销。

在变更老公司法人的同时,张小雷前往北京,在弟弟的帮助下成立了新公司,并将发展方向转为体育业。

天眼查数据显示,1999年8月24日,张小雷与另外两个股东,合作成立北京捷恒森体育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00万元,其中天津开发区瑞恒贸易有限公司认缴出资180万元,黄希妍认缴出资90万元,张小雷认缴出资10万元。

公司的大股东天津瑞恒贸易的实控人为张小悦,1998年11月30日该公司成立,注册资本600万元,主要经营五金、交电、化工、金属材料的批发兼零售。对捷恒森体育是其唯一投资,此后也再无消息。黄希妍作为新股东出现,并在未来的十几年里,与张小雷保持合作关系。

在转向体育业后,张小雷取得了不错的成绩。2001年10月7日,在沈阳五里河体育场,“神奇教练”米卢率领中国男足成功冲进世界杯。张小雷正是米卢当时的中方经纪人,也是第一位中方经纪人。

他与米卢建立了私交,并通过其人脉做起生意。

2002年8月20日,海口泛美亚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开业,主营足球比赛活动的组织、足球培训、餐饮服务。公司注册资本10万元,黄希妍认缴8万,张小雷认缴2万,泛美亚对外活动基本由张小雷来出面。

2003年该俱乐部与米卢朋友合作,将50多名小球员送到智利、乌拉圭等地进行足球培训,此项目并且得到了证通公司的注资。

其后有了“泛美亚诈骗事件”,张小雷被质疑挪用巨额款项,未能保障留学球员的生活、训练。有媒体报道称,张小雷因该事件入狱。

从工商资料来看,“泛美亚”事件并没有对张小雷造成严重影响。2005年5月11日,张小雷与两人成立海口波特工贸有限公司,2006年6月5日,裕廊腾飞置业(南京)有限公司成立时,张小雷在该公司任职。2008年9月11日,他与梁某成立江苏苏河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苏河实业成为日后张小雷重要的运作平台。

文青张小雷:把钱宝网比做德云社

“会蹭热点”曾让张小雷和钱宝抢占了不少流量。2017年9月19日,钱宝网发布一篇“张小雷情怀碰撞贾跃亭”的文章称,钱宝旗下的冰穹互娱全资收购乐视游戏,乐视游戏CEO董萌现场签约。

“英雄救美,美何其哉!”张小雷微博转发了这篇文章,并附上了八字评语。

不过,天眼查的信息显示,在乐视游戏的股东信息中并没有张小雷旗下企业。最近一次股权变更是在11月21日,新增了霍尔果斯未来远策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但该合伙企业的四位股东也均来自乐视游戏此前的股东。

彼时谈及在对方最困难的时候“施以援手”,张小雷说,“我们就是要在别人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时候,帮人把瓦片盖上,犹如雪中送炭。这个世上没有人永世太平,人生总有跌宕起伏,否则那就不是人生,企业也是一样”。

此前,张小雷曾自称,最困难的时候曾“房租都交不出”。“实际上,创作这首《夜听郭德纲相声读朱耷传忆往事自伤》时,我正处在人生最灰暗的时期,创办的上一个企业垮了,连房租都交不出。”张小雷曾在一篇名为《雷声:跌宕起伏的人生,很美却艰辛》的文章中说,“在当今社会,很多人看到的永远是企业家光鲜的一面,很少有人去探究企业家的内心世界。”

他喜欢写诗、写字,微博上也尝尝挂出自己的“作品”。

他提到了他的天津老乡郭德纲。“钱宝网和德云社的成长经历很像。但我们一定会有名满天下时。”他写文章说。尽管离开过天津多年,时至今日,仍然能够在他的视频里听到一些与旁人不同的北方口音。

商人张小雷:同粉丝一起吃饭也要收费

据张小雷微博,钱宝网还办过“雷的盛宴”。一篇推广文案如此写道:“‘雷的盛宴’将在南京连续举行四场,如果您也想与老张共赴盛宴,点击报名链接即刻加入!每晚5:00准时签到,5:30正式开席,您可以任意选择场次,主桌报名费用500元/人(限每场11人),次桌报名费用300元/人,现场支付。”

对于旗下的员工,张小雷喜欢把他们叫做“伞兵”,并称“我们是伞兵,天生就应该被包围。”他喜欢营造一种“向死而生”的氛围,而这也成为了他的微博签名。

但一些前员工们并不买账。也对于“雷的盛宴”,有自称为前员工的用户在微博、知乎等平台上颇有微词:“大家下班不准走,看他和粉丝吃饭。”此外,也有员工对其深,夜签到的做法叫苦。

他在微博拥有161万粉丝,自称“宁天下人负小雷,小雷必不负天下人。”不过面对此前媒体重重质疑,张小雷也曾放下狠话。“黑心的自媒们,坐上被告席的时候,祈祷自己别尿裤子吧。”张小雷在2017年11月28日的微博上表示。

张小雷并不避讳对质疑进行回应,不过经常是谈着谈着就上升到企业价值观层面。如在一期“雷声”里,张小雷曾表示:还有“黑子”说什么倒闭倒计时,怎么说呢,所有的企业,自从注册的那一天开始,就是倒闭的倒计时,它就是长短而已。我们不是向死而生嘛。我们周围的这些企业,像微软,盖茨自己说的我们的生命周期只有18个月,过了这18个月又开始下一个18个月,这就是摩尔定律么。不要把未来赚多少钱看得太重,而是立足当下,我们共同修行。这个心态就好了嘛。

 

主办:宁波市互联网协会 地址:宁波市公园路186号人民大会堂A-2    技术支持单位 宁波中经数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邮编:315010 电话:0574-87269128 传真:0574-87269169